dustghost-鬼

《Comics of Interest》訂購!

【6/29-7/15 期間預售】

內容物有:

肖根漫本x1  (a5 全彩 46p含封面4p)
翻譯小冊x1  
明信片x5   (全為未收錄於本的圖)

 淘寶連結 微博連結

/哲學組會在七月底發貨/

我們只有一刷的授權,所以賣完就沒啦~
Maarika太太那邊也是秉著結束就結束了的意思。
喜歡的別錯過囉

(話說太太自己印製的本子出來了,好漂亮…)

(大家可以在推特上關注)

P.s.想多支持Maarika太太創作的朋友,歡迎來這裡





《Comics of Interest 》印调

/哲學組代理/
目前確定的內容物有:

肖根漫本一本(a5全彩、46P含封面4P)
翻譯一本
明信片五張(全為未收錄於本的圖)

暫定50元

印调微博連結:点这里
或者直接搜微博號:黑黑_一直叫黑黑(查看最新置頂微博)

除了印调
還可留言想要的其他小禮物,好的建議有機會成真哦~

來自發糖畫師 Maarika !

這圖是為了感謝
組織起#shootweek18 的@AriyahV

(5/25-5/31各有主題,可在Twitter、Tumblr、Ao3上搜&參與#shootweek18)

p2 咬耳朵💞 (字面意思!!)

by Maarika

(補張大圖)

據Shaw解釋,這是Root設下的甜甜圈陷阱(๑‾᷅^‾᷅๑)

~作者是 Maarika

來自Maarika的最新短漫分享(已授權)

 /個人粗淺翻譯/

J:真可愛。所以你們在一起?

S:你想被我突嗎?

J:但你們看起來像一對

S:聽著,這張照不是它看起來的那樣(打字打字)
哼,Root設了甜甜圈陷阱,然後黑進我手機植入這張照,就這樣。並且她是個書呆子--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手機:(彈出xx)

J:呃…這個…

S: 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S:對啦,好,都行,隨便! 

事情就是看起的那樣,開心了?

Root也許是個書呆子,但書呆子有時也hot,好嗎?    

J: …Shaw…我該怎麼忘掉那張照片

S: 不關我事。

【Maarika大授權哲學組做代理!!】

授權哲學組做代理!

想收本的朋友不用翻牆訂購了
(Maarika大一一提供免運也是筆勇氣開銷)

順便放個Maarika大很驚訝,
沒想到劇終一段時間了仍有不少人感興趣的推特↓
(2018/5/10 3:10)

原價15歐元換算成人民幣會是100初頭,
到時售價肯定不用這麼高,還會附上翻譯小冊~ 
具體事宜敬請期待

後續資訊將會再藉此號發佈

希望大家多傳播這好消息並等待預售連結
(有望六月)

p.s.按Maarika大意思,這次起意全為慈善,利益將全數捐出

Maarika大準備出肖根本了!

詳情請點圖

在Maarika的twitter、Tumblr上能看見他以往的肖根創作,這裡就不搬運了_(:3」∠ )_
或是@Sasori-蠍子  @指数定义域 都曾分享過(如果艾特打擾到我很抱歉…告知後刪)

大多是充滿愛與抱抱與親吻的圖或短漫~
很溫馨很甜,也有好笑的,
有些還是根據ao3上肖根同人文的配圖。

且全數利益將捐至Trans Lifeline

評論有表單連結,但只是預估印數用
非直接訂購  !

有相關問題能mail詢問作者君。

最後,歡迎知道更多的人來分享這份好消息給其他村民~

读者有罪论提出者的抖机灵

妖聿:

 @锦上添花 


我朋友坐不住了,以她的视角来讲她的看法,她是个傻子,希望大家和她也友好讨论一下。


以下内容颇具她的行文风格,非常抖机灵,大家可以当段子看看x(先黑一波


与她的行文相比,我的文字无聊又粗糙w强烈安利这个家伙!以提出者的视角补充了很多细节。




本来我不打算写下这篇专用来抖机灵的东西,但很明显某人的激情论调引起不少人的注意,我觉得……好有趣啊!


既然这样,就让我脱下外衣,从酒厂内部走出来,说一说“幕后黑手”不该说的话。


请注意,我以下说的所有的话,都是为了蹭热度,这一点很重要,我事先向大家说明。


 


这篇“读者有罪论”,光从标题和大略内容来看,简直能成为一套怼读者的模板,他的核心逻辑是这样的:


作者创作绝对自由→因此同人作者可以ooc→读者当然可以捧ooc的文→但如果无数读者都认为ooc文是圈中之宝,很诡异→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存在→读者有罪→(创作者也是读者也是,水平都需提高)


很高兴有很多人再度提及了与创作者之间的交流啊,评论啊,认真思考原作啊之类的话题,这虽然已经是后续发散的部分,但大家的意见和想法都非常宝贵。


很遗憾没有多少人支持“读者有罪论”的基盘,所以我要进行补充,大力安利这个想法。


 


首先要说明的是。


如果有读者看到这篇读者有罪论,而觉得“哇靠这是在怼读者啊!红心蓝手不可以吗?单纯打call不可以吗?我本来就不怎么会表达,只能用‘喜欢’‘神仙’‘太太好棒’这种话来表达我对太太的喜爱,不可以吗?”


如果有作者看到这篇读者有罪论,喜不自禁的想“看吧,为什么我努力想出来的东西比不上人家巨巨随手写的段子,都是你们这帮不懂鉴赏的读者的错!你们有罪!”


 


亲爱的有着第一种想法的读者,你们真的非常可爱,也非常能成为创作者们的力量。


你们今后也可以继续这样,不管是你们默默无言的红心蓝手,还是一些可能不擅表达,甚至真的只是跟风随手打下的评论,全部,全部都是支持创作者的力量。


只要你们在点下红心蓝手时,在写下简单字句时,真心的想着“希望这个人能够写/画出更好的东西。”或者想着“这篇文/这张图真的感动到了我,鼓舞到了我,我好想让这个人知道啊……算了嘴笨,打个call吧”


不管你们评论了还是没评论,是长评还是短评,是跟创作者探讨还是单纯加油鼓劲。


你们的想法,全都能传递过来。


也许创作者被吹久了会觉得有点疲累,会想要有更多共鸣,会想要“有营养的东西”。


但是,创作者凭什么认定这是没营养的东西?创作者凭什么认定,读者写下的“喜欢太太”,真的只是随波逐流,而不是犹豫再三的真心?


创作者有什么资格对评论的长短挑三拣四,去比较评论中感情的分量?


有评论就受着,没评论就憋着,如果创作者求着能和你探讨,和你共鸣的评论而不得,那就小窗跟你亲友吐槽去。


 


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。


不对吧……你这个论调是这个意思吗?


当然,因为我是这个论调的幕后黑手,我这个论调是什么意思,我最清楚。


写下这段文字的我的朋友和说出这个论调的我自己也是创作者,我们想要什么,想遇见什么,创作者心里那些见不得光的小九九,我们全都有。


 


那么,点下红心,点下蓝手,点下评论的读者们。


你们,真的是这么想的吗?


如果是,这篇读者有罪论不光不是针对你们的,甚至可以让你们对照一下,然后就会发现。


——我是无罪的读者嘛!


如果能问心无愧的说出这句话,我佩服你们,如果你们恰巧做过我的读者,请允许我向你们表达我由衷的感谢,我不知道该怎么更进一步的向你们表达我的感谢,而且我相信这些读者一定有很多。


我为你们打个call吧,我是真心的。


 


遗憾的是,我不能问心无愧的保证自己是无罪的读者,也许很多人也不能,但有罪的读者就是坏读者了?就不配当读者了?


当然不是。


读者有罪论无意责怪任何读者,他更多的,只是对一些现象的看法,而要成为什么样的读者,完全是个人的自由。


而这份自由,创作者也应该有。


下面,就让我来安利一下我最引以为傲的经典论调——“创作者的绝对自由”!


 


嗯,等一下,刚刚好像漏说了一段。


我好像还举过例子,说作者看了这篇文后喜不自禁的想着什么来着?


哦,想了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如果有创作者敢把我的经典论调,敢把我朋友的激情写作,敢把我们的想法作为把责任都推给读者的最佳模板。


我不能阻止这种想法的存在,只能说,我绝不希望认识、见到这样的人。


怀抱这种心思的创作者最好不要再看下去了,幕后黑手不欢迎你,这篇文章不欢迎你。


你也是有罪的。


 


那么,来讲创作者的绝对自由吧。


所谓绝对自由,都说了绝对了,就是,如果你是创作的话……就让我们单讲写文吧,如果你写文的话,不管是同人还是原创,什么题材都可以,怎么ooc都可以,百无禁忌,随时提笔。


写东西就是这么来的啊。


各位创作者!快回想起你们的黑历史!不管是同人还是原创,快想一想你们写下的第一个字第一个句子,难道没有想抱着脑袋在床上哀嚎打滚吗?你们以为自己是谁?可儿那由多吗?这世界上有多少创作奇才,自己又有几斤几两,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


我心里就挺有数,写下小论文的某人心中也挺有数,我们经常在喷自己,怀疑自己,觉得自己有神经病,还想大喊“这玩意儿怎么写啊放过我!!!”这种话。


写原创的,谁都写过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
写同人的,谁都写过ooc的东西。


我两种都干过,自觉还挺有发言权,到现在我那些辣眼睛的黑历史回想起来我都恨不能抡起一颗橘子树……


哦跑题了。


所以,读者有罪论的基盘之二为,“同人作者可以ooc”。


因为,你不ooc,你不能进步啊。


特别是写同人的,对这个人物的唯一解释,在官爹的手里啊!你的任何理解,都有可能ooc啊!你只能小心翼翼的,写出你眼中最接近官爹,最接近这个角色,你都不好意思说最贴合广大读者心思,因为你只能代表你自己。


而读者们接受了你二次创作的“他们”,认为,啊,没有ooc,是为肯定。


我很不喜欢认为“ooc就是错误”的论调,真正错误的明明应该是“他ooc了但他热度高都能成为镇圈神文以后大家就照这个模板写吧!”这样的结果才对,在没到达这个结果之前,一切ooc都没问题。


因为,如果绝大多数读者有判断能力的话,是捧不起离谱的ooc文的,就算捧起,也是当笑料捧的。


同人圈里不该没有ooc,不该只有成品,那太可怕了,大家都能精准把握原作主旨,个个都像阿官肚子里的蛔虫,写谁像谁,这样的圈子一点也不有趣。


我认为,一个心里有点数的同人创作者时刻都在跟ooc战斗,但因为自身的阅历、阅读的深度、思想的成熟度,各人装备都是不一样的,从lv1到lv99都是有的,赢过ooc更接近原作的文章也是有的,输给ooc还被ooc骑在身上的辣眼睛文也有的。


即使这样,我还是觉得这才叫“百花争鸣”,虽然花里面可能夹着点不太好看的,不太新鲜的,没什么名气的,看一眼就被忘记的。


那也是花啊。


 


但是,捧着不太好看的花而集体高呼“哇哦,这花只应天上开啊!”的各位随波逐流的读者们,小心,会变成有罪的读者们哦。


种下花的是创作者,为花浇水的是创作者。


可是,把这些花的模样填满整座花园,甚至展示给花园外的人看的。


是读者们。


读者们有挑选哪朵花最艳的权利,不过,有人觉得这花已经明显不怎么好看了,提一提又有什么关系?如果很多很多的人都觉得这花不怎么好看了,那么这花……还要再被捧的更高吗?


如果此刻种花的人跳出来说“我知道它不好看了!但我爱它!它是我的心血!我知道!但我就要这样继续下去,直到完结!”


 


我敬你是条汉子,继续写,你行的,没这点精气还当个鬼的创作者,比坑货好多了懂吗!


 


因此,这个观点应该是这样的。


同人创作者们,不要畏惧,大力的ooc吧,只要你无比想写出不ooc的作品,那就从写出一堆ooc作品开始尝试,从零开始,不过如此。


读者们,不要畏惧,看到ooc的文了,吐槽呗,不过请记得,这个吐槽,不是让你大大咧咧把人家的心血贬的一文不值,而是你有理有据的说出哪里ooc了。


如果不想有理有据,就是普通的吐槽两声,ok,在自己的地盘尽情high。


不过,槽high了就想干出指着创作者的鼻子骂“你ooc了,别再写了!”这种事的人。


真可笑。


 


同人的ooc讲到这里,最后讲一讲所谓敏感题材,这点,原创同人都一样。


以“绝对自由”的基盘来看,敏感题材的写作也是绝对自由的。


我一般觉得,创作者你自己最清楚自己在写什么,该打的预警就要打,最好该放上去的法条也都放一遍,然后你就写。


你写出这个来,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,到底是想传达什么思想,如果在同人里这么写到底是不是ooc,这ooc又是否是你为了不ooc而努力的基石……


自己心里有点数。


至于看了相关作品,觉得自己挺入戏,“深受影响”也想要干票大的,到底是因为你入戏了还是因为你本身心中就有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
自己应该有点数。


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不羞耻,谁都有。


但有见不得人的心思就想干见不得的事,完了还说“都是因为我看了xxx才这样的!”


逻辑不是这么搞的吧……


 


顺便一提。


创作敏感题材虽然自由。


可创作完了大肆传播,敛财,甚至把其当成人生指南一样自豪,那些写着敏感题材自己心里却没点数的创作者们。


创作的领域不能拘束你,自然有领域可以。


 


安利完毕。


不过。


不能清楚自己到底在写着什么的创作者。


不能清楚自己到底在看着什么的读者。


别吃。


 


读者有罪论,洋洋洒洒一通,在幕后黑手的我,和激情写作的她的眼里,只有两句话。


创作者心里有点数。


读者心里也有点数。


 


我心里就很有数,我之前就说过了,我写这些发在这里,是为了蹭这篇小论文的影响力和热度的。


你看吧(笑)



赶稿期间的小小论文——读者有罪论

妖聿:

写出来警醒自己,以及给有兴趣的人看两眼,没兴趣的、不认同的很正常,我们只是提出一种说法和倡议。


【追加了一些新内容,补充修改】


【以及原作者的抖机灵补充内容,欢迎再来讨论w戳这里




来自我好朋友的经典理论——读者有罪论。


早两年我不是完全信奉,但是现在已经成了这个理论的支持者。


一般热圈,不可避免一些现象,具体不用列举,大家都知道。




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绝对支持创作者创作自由的。


这一点值得强调,而放在同人内有两点被大家在意:


1.OOC,2.社会道德准则


我想通过举例来说明这个情况,这两个例子只适用于同人范畴进行这个问题的讨论,而且只是例子,没有任何的实际影射。我是个写文的,我就以写文来举例。


先讲OOC。


一个有名的作者,粉丝众多、热度都极高。


先前写的某CP的文得到大家的广泛认可和好评,结果新写的文OOC了(普遍认知中的OOC),那么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读者。


情况一:如果读者水平普遍较高,那么大概会有人勇敢的站出来说太太您这样写有点不对了,然后论述一堆理由。
情况二:读者水平普遍偏低,那么在大环境依旧在夸奖的情况下,敢站出来的人几乎没有,大家继续维持繁荣的假象。
情况三:作者自省能力极强,幡然醒悟。
而第三种情况,确确实实少见。
接下来,就牵扯到一个作者自由和作者责任的问题(这部分与道德这类无关)。
我认为,在同人范畴里,OOC是需要被极力避免的,我也相信一个真的爱这个cp以及热爱自己文字的人,一定会很在意这个问题。


但是很多不OOC的作者,他们是出于爱而主动背上“不OOC”这个责任的。


这个责任并不是义务,作者可以选择主动承担责任、被动承担责任、不承担责任。
我们跳出来看的话,就会发现,这三种选择经常被当做评价、或者批判一个作者的创作水平的标准——主动承担责任的作者不容易OOC,被动承担责任的作者可能会跑偏,不承担责任的作者更容易跑偏。


那么回到上面的例子:
接下来就是展现作者自由的时候,这个作者是继续创作这个OOC的作品,还是改变,这是作者的自由。(当然情况二可能都到不了这一步)
如果他改了,可谓是皆大欢喜,但是他看完所有的建议后,依然决定要这样创作下去,说“我觉得我这样写没有问题”,我佩服他,而且尊重他这样写下去的选择。
如果作者选择坚持这样创作,那么再接下来,又是读者的问题。
原本这篇文就备受关注,而作者也表明了我就是要这么写,但这么写下去,在普遍认知里,这确实就是OOC,那么读者会怎么做?
情况一:因为我爱这个老师,所以我会继续支持下去吧→导致结果,OOC的文依旧维持高热度,高居不下,甚至成为圈内神作。
情况二:读者放弃这篇文→导致结果,热度下降,起码不会占在榜上影响别人、不会成为神作,或者作者因此意识到了问题,就此改变或者弃坑。
从结果上来看,走向完全不同。


如果这篇确实OOC的作品依旧受到追捧,我认为作者没有什么问题,因为这些作品的影响力、受众数量、热度,全是读者给的。


也就是说,这样的作品可以一点影响力、热度、读者都没有,也可以有一大批受众、热度上万、成为镇圈神文。这一切,取决于读者,而非作者。


一些事、一些作品、一些作者会到某个地步,是读者捧得,是读者给他们这个机会和高度的。


作者的写作权利是绝对自由的,至于他想不想承担不OOC的责任那要看他的意愿。而读者的水平,读者的辨识能力,在这个问题上,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
然后关于社会道德准则的例子,仍然仅限于同人范畴。


我们稍微列举的极端一点,如果是一篇带有强烈犯罪性质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,那么我个人的观点如下:


1.单纯从创作角度


我们不能否认创作者有创作这种题材的权利,创作者有权这么写。


2.单纯从对同人作品中角色和原作的角度
如果这个角色本身不是这样的、不与这个内容相关,那么就是OOC,没得跑。


3.单纯从对读者的影响


我们国家没有分级,这是个大遗憾,也算是问题的根源。


读者里确实有可能有未成年、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但是也有能独立思考的人、有成年人、有成熟的人,我认为不能以最短的那根木板为标准去砍掉其他长的木板,因此,作者本身没有义务对读者负责。


4.综合社会情况来看


我国有法律,也有道德舆论,这些势力作为第三方,对作者以及作品会有一定的控制权。其中法律是绝对的控制权,而道德舆论属于压力形式的被动控制。
面对法律,作者必须妥协。
面对道德舆论,如果作者牛、厉害、承受能力极强,他就不改、就不认为自己错,我还是很佩服他,他也有自由坚持自我。


5.综合实际情况看
这里就没有绝对自由了,人脱离不了社会,作品逃脱不了社会的评判。


但我仍然认为,我们只能希望,作者们能够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责任,愿每一位作者能够把读者往好的方向引导,为整个圈子的合法合道德氛围做出贡献。


但是,作者仍然有权利坚持自己的创作自由,只要他能够扛得住压力,没有人能顺着网线掐死他,除了法律下的武装力量。




从个人情绪来说,也认为作者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,包括对违法行为、极端违背道德的行为等。作者应该对此进行思考和权衡。但是思考和权衡后,去或留仍然是作者本身的权利,只要作者能承受。


读者有权利喜欢这篇文,也有权利讨厌这篇文,但不能强迫作者做出改变甚至不许再创作,除非是法律(还有官方)。


而有些情况下,一篇有相关内容文被捧成了这个圈的神文,起码代表这个圈大部分人都认可这篇文中的部分内容或者全部内容(包括文笔、故事设计、角色塑造、情感描述),那基本可以反映出整个读者水平和爱好。


这篇文对已在圈内的创作者和读者、未在圈内的读者和创作者,势必会造成一定的影响。人是极其肤浅的生物,很难逃过“第一印象”和“刻板印象”。这意味着,有可能,会很多读者会继续接受这类文、很多创作者会向这个方向靠近、很多未入坑的对这个圈和cp产生较为消极的第一印象。






我们总在强调创作者要对整个圈、对读者、对作品(往大了说还有社会环境、未成年人等等)负一定的责任。


却从来不考虑读者的责任。


我认为读者需要更有脑子。


是的,我就是在说,很多热圈的读者没有脑子




当然很多人会认为,“我们只是想图个高兴,管那么多干嘛啊”,我认可这种理论,本来同人就是一种娱乐,只是图个乐呵、不想管多么有深意的事无可厚非。


我个人是不信所谓的圈子的,但是人多就是有圈子,不能否认这个事实,躺在坑底养老的人也不能否认,热cp热作品更不能否认,也因此扯出大大小小多少事(笑死)。


而很多抛心抛肺的来看看同人的最初——创作者和读者的初心,都是希望这个CP好,希望创作出来的他们的故事、他们的感情好,希望一起喜欢他们的同好能开心。


所以这篇小论文对完全的圈地自萌主义者毫无意义,我也不认为完全圈地自萌哪里不好,但是对有些混圈、对一个圈子容易产生情感共鸣的人来说,我认为有一些可以参考的简陋的内容。




我的朋友还有一个经典理论——好读者应当有一定创作经验。


这个我不完全肯定,我别的圈有很多读者并不是创作者但是非常优秀,能在我走偏的时候给我建议,在我苦恼的时候给我灵感,我爱他们。


经常有理论:创作者的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。


我倒是觉得:读者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。




如果读者们真的希望一个圈子好,那么比起担心你家老师高不高兴、难不难过、听到了流言蜚语会不会退圈坑文这种事,还是多担心担心他产出的质量比较好。


就像很多作者说,看到评论里都是“请”、“打call”、“哈哈哈”、土拨鼠尖叫、无太大意义的狂吹等等,会觉得无聊、空虚、没有意义。


因为读者的水平不够,没有办法对这些作品进行更深的研读和思考,有了共感的情绪也只是流于表面,那么评论出来的东西当然都是这样的。


当然,不排除有些作品出来就是为了哈哈哈的,那就不重要了,而且我不认为这样的评论有错或者不好,因为这也是爱,一个读者对作品的爱不会有虚假。


只是我个人更推崇,在你很有感触的时候,把你的感触传递出去,在你有想法的时候,把想法表达出来。因为这对创作者而言是非常好的支持。


创作者需要支持,需要读者,但也需要好的读者,需要共鸣。


当然也不排除有的人单纯喜欢热度,这当然没有错,也没什么问题。


有趣的灵魂少,这一点众所周知。


有些相当优秀的作者,读者或许只有十个,但是他一点也不寂寞,因为这些读者的水平相当高,能给出意见和建议。




如果一个圈子里,在顶层热度里充斥着一些较为极端的例子——我这里说难听点,同人里的LTP内容、极端OOC还有各种强烈犯罪色彩等等,这样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,我觉得责任一大半在读者身上,而非作者。


这一切都是你们捧出来的,怪别人吗?


有人质疑,你不是提倡创作者绝对自由吗,现在又来说不要有这些东西。


因为同人是有度的,基于原作、基于角色等等,我们广泛认可在这个度以内的作品,并予以支持,但不代表一定反对不符合这一切的。


读者有权利喜欢那样的作品,大方的承认自己喜欢这样的东西又不丢人,拥护自己喜欢的人事物和立场也无可厚非。


但还是那句话,如果是对一个圈很容易产生依恋和情感、甚至对此有一些责任意识的人,宏观了看、用发展的眼光看,你们的希望与期望是什么,你们的作为又是什么。




提一句,在道德和OOC问题上,如果要进行管束,我觉得合理的方法,就是呼吁,我们来呼吁大家不要创作不要看那样的题材,我们列出理由、列出法律、列出他们带来的种种危害,进行这种自发性质的团结来进行自我抵制,让作者们意识到背负这个责任的重要性,让读者们意识到拒绝这种题材的重要性。
而要求、威胁创作者不要写、读者不要看,我认为这种行为一方面很天真,一方面会激起逆反和好奇心,一方面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权利去审判、剥夺别人的这种自由,除了法律。




希望读者们,能更理性、客观、成熟的看待作品和作者。


提出自己的思考、讲出自己的理解,从来都需要水平和能力,对作者而言都有非凡的意义。


提出建议、提出异议,从来都需要勇气,也很难被接受,但对作者而言都会是宝贵的经历。


当然作者也长点脑子,有理有据的话再难听也要听一听,不讲道理的话听与不听看自己实际情况、要不要怼回去看自己当下心情。


这里再加一句我个人的偏见,如果一个创作者区分不了“有理有据的恶言”和“无理取闹的恶言”,那还是不要搞创作了。


我们不能说所有的话都是有用的话,因为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人为了给别人添堵而生,除了祝这些人早日暴毙,自己还要有辨别的能力,我认为这个能力很关键。


当然也不要把自己没有热度的原因完全归结于读者不识货,我觉得作者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认知和评估,以帮助自己调整心态和更好地进步。






读者是所有人的身份,只是到后来,有的人变成了创作者,有的人继续做读者,这两者没有孰优孰劣之分,更何况每个人都摆脱不了读者的身份。


而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读者,都是需要进步的,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。


我个人和我的朋友认为,作为读者,自我反思、自我丰富、自我充实、自我提高,是有一定必要的,我们也在努力的这么做。




这篇转载自由,不用再问啦。